探访上海最后的渔村金山嘴 男人光腚曾是习俗

  上海的最南面,有一个叫做金山嘴的村庄,很多人因为金山铁路的开通,而知道这里。海鲜一条街、金山嘴老街,是这儿旅游开发招揽人气的招牌。但很少有人知道,这里,其实是上海留存的,最后的渔村。

  这个从清朝雍正年间就开始以捕鱼为业的小村庄,经历过全民出海、渔业丰收的风光,也面临着渔业萎缩、无鱼可捕的尴尬。而今,这个常住人口2000多人的小村庄里仍有近百人每天出海捕鱼,但更多人选择“上岸”,开饭店搞商铺,从事别的营生。即便还在船上的渔民们,也都选择让孩子接受高等教育,到城市里生根立足。

  大海曾经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田地,但时代的变化比海浪更有冲刷力。冬日的海风吹来大海咸腥的气息,渔民们抓紧最后的时间准备抓捕鳗苗的竹网,一切好像和以前一样,其实一切,又都不一样了。

  金山嘴隶属于山阳镇,位于上海的最南。在铁路还没开通之前,很多人对这儿的认识,就是每到台风天,电视台总会在这里设置报道点这里是台风登陆上海的最前线。

  再往前,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这里是出了名的“万元村”,因为发展渔业,生产大丰收,1985年,这里人均按劳分配,超过一万元,成了整个金山区的首富村。这里的老人回忆,那时候村头的丁字坝(渔船停泊的地方)热闹非凡,整筐整筐的水产在这里卸货。最有趣的,是这里的择偶标准也水涨船高,所有嫁过来的媳妇都是千挑万选的。“那时候我们这儿是美女如云,凡嫁进来的媳妇,个个如花似玉,就是残疾的男青年,也能找到漂亮姑娘。”

  《金山嘴渔村风情》的作者张道余专门收集村里的各种奇闻异事旧习俗,他口中的渔村历史格外有趣:“六十年代初,这儿有着‘三不忌’。首先就是男人光屁股不忌在码头卸货,大多是涨潮阶段,衣服穿得再好,也会被打湿,为了方便,就光屁股上阵,男女老少,谁也不避讳。还有‘不忌’,说出来你们不相信,女人光上身不忌,当时住房条件不好,每到夏天到海里冲凉顺便洗衣,见到男人也不避讳的。”

  渔村靠海的一边,是一溜长长的堤坝。靠着堤坝,是村民们晾晒的各种海产,一路走过,空气里满是鱼腥味,是渔家特有的气味。

  刚到的时候还有些阳光,风不大,海水一轮轮拍打着有些发黑的沙滩,这里的水含沙量高,呈现出泥浆的颜色,并不像是想象里浪漫的海滩。冬天的海水冷,沙滩上并没有人,夏天,这里可以拾沙蜒,也就是黄泥螺,很是热闹。当然,冬日的海边,是另外一种热闹,包裹严实的渔妇拿着特质的小砍刀,熟练地剖开海鳗,从头部两边开一道斜槽,然后向下一划拉一直到尾部,如是四刀,一条滑长滚圆的鳗鱼就成了软塌塌的一片,清除内脏后用水洗干净,往身后的竹竿上一晾,制成的鳗香,是过年颇为重要的年货。

  还有放在扁竹筐里腌制的黄鱼籽,被风吹得干巴巴,卖相有些奇怪,却是当地人蒸饭炖蛋的极佳配料,吃到嘴里咸鲜腥香,腥味混杂在鲜味里,不输给腊味的煲仔饭。

  这里的主妇们还会把家里腌制好的醉蟹拿出来叫卖,一个塑料桶里层层叠叠大约十来只蟹,卖30元。蟹肉透明,酒香沁人,是带回家过泡饭的良选。

  不过路边的摊贩也跟我们坦言,这里本地出的海鲜数量有限,有不少是嵊泗等地运来,甚至也有从铜川路进货。渔村人家的习俗菜品还在,只是下锅的食材,大多是“舶来品”了。